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獨仙行 > 第1605章 狡兔三窟

第1605章 狡兔三窟

    卷十二    威震一方

    第1605章    狡兔三窟

    “啊……”

    那小人尖叫一聲,黑光一閃地就出現在十幾丈外,轉過頭來,臉上露出狠毒之色,“小子,你記住了,無論你在那個界面,老夫一定要找到你,折磨你千年都死不掉的!”

    說完,黑光再閃,轉眼就不見了蹤跡,連那枚藍色圓珠都跟著一閃地,不知去向,一時間這片空間就只剩下二人了。

    八字須修士面無血色,連連擺手道:“這位道友,全是誤會,我可以發誓,此生再不和你為敵……”

    黑衣根本就沒有看他,招手間就收回了邪光鏡,施展此寶的自然是魔影法相,此寶威力太大,法相甫一施展,就潰散開來,不過也給了對方致命一擊!

    在對方破解禁制的瞬間,他就同時發動三大殺手,自己以身誘敵,三眼胖子暗中偷襲,魔影法相一擊致命!

    可惜三眼胖子竟給對方一刀劈開,而那塊金碑竟然也被削去了一角,好在此物早已被煉化至指間,慢慢溫養自然恢復如初的,如此他對那件斷刀更為好奇了。

    八字須修士見其只是低頭不語,小眼“滴溜溜”亂轉下,悄悄地后退了兩步,接著周身青光一起,轉身就朝后激射而去。

    此時他真的被嚇破了膽,暗自發誓,絕不再回來!

    誰知“砰”的一聲,頭頂不知道什么時候落下一道血色石碑,狠狠地砸在了身上,一下子就把遁光砸散,此人連連后退,真的魂飛天外了,口中語無倫次地大喊著:“道友饒命……前輩,放過我吧……”

    尖叫聲戛然而止,黑衣低頭看了看此人,略一遲疑,右手就覆蓋在對方頭頂,“玄天神錄”微一催動,頓時,一股舒爽的感覺涌上心頭,無數真元在經脈間歡呼。

    足足一柱香的時間過后,他才松開了雙手,那人只剩下一堆衣物,黑衣低頭看了看雙手,眼中露出迷茫。

    如此施法,之前都是由本體完成,而這次自己親手施為,本體和光頭分身同樣感覺到真元的增加,此術太過詭異,肯定在世間罕有人知道,不然早已被列為禁術了,試想他人都是辛苦修煉,點點滴滴的慢慢累積,卻被自己一口氣給吞噬了,如果被人知道,肯定被視為邪惡魔鬼!

    他怔仲半響,才伸手一招,那人的儲物戒指就飛到了手中,神識掃過,下一刻,一塊古香古色的令牌就躺在了掌心,正面“飛花”二字,背面赫然是個“陰”字,全是太古蠻文書寫。

    看來之前的猜測完全正確,黑衣把玩了片刻,隨手一翻,令牌就不見了蹤跡,抬頭朝山下望了片刻,眼中閃過厲色,身形一晃間,就消失在原地。

    從山腳到山頂,一共十三道上古禁制,每一道都威力不凡,進來的幾位修士為了破解這些禁制,前后都花費了無數心血,之前本體跟著葉儒風進來時,把那些破解手法都一一牢記在心,后來親自破解時,也花了半個多時辰的時間。

    黑衣一口氣穿過六道禁制,停住了腳步,果然如此!

    這里和其它地方沒什么區別,四周靜悄悄的,黑衣突然冷笑一聲,“道友身份何等尊貴,怎么現在做起了縮頭烏龜?”

    “該死!你想玉石俱焚嗎?”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突然響起,接著黑光一閃,那個寸許高的小人就漂浮在半空中,小臉上全是惡毒神情,手中依舊抱著那件斷刀,可眼中的慌亂根本無法掩飾。

    此人在進來時,已經看清了破解手法,只要時間足夠,自然可以輕松脫身,不料黑衣早已算到,竟一路追了上來。

    “玉石俱焚?這只是道友的一廂情愿吧,眼下道友不過一道元嬰體,又能發出幾成威力?如果真的煉化成元神,說不得只能眼看著道友離去……給你個機會,就此兵解,希望來世不要再與我為敵了。”黑衣冷笑一聲,毫不客氣地說道。

    那小人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顯然被他說中了心思,只有晉級真仙,元嬰才可以祭煉成元神,穩固凝形而單獨存在于世,此地禁制重重,想瞬移逃走也無法做到了。

    “看來著一切都是你預謀的,可惡,你竟敢打一位后期仙人的主意!”似乎想起了什么,小人的臉上露出惱怒神情,顯然想起之前在山谷中剛見面時,對方主動提及九尾龍葉草之事,現在看來,自己早在對方算計之中。

    黑衣不置可否地冷笑一下,“道友看來是想拖延時間,如此就由在下送你一程吧。”

    說完,他右手一揚,指間三道碑影若隱若現,就要一把抓落。

    “那我們就玉石俱焚!”小人臉上露出瘋狂,周身黑光驀地爆發出來,將元嬰體整個的籠罩其間,四周的空間都跟著一陣顫動。

    “自爆!”

    黑衣見狀,嚇了一跳,即便對方只是一道元嬰體,可后期仙人的威能根本不容小覷,沒有絲毫遲疑地,身形朝后一閃而退,就沒入下一層禁制中。

    一陣劇烈的晃動在四周憑空出現,一道道空間波動肉眼可見地蔓延開來,黑衣心中暗驚,如果沒有這些禁制,說不定這片空間都要受到沖擊。

    數個呼吸之后,四周再次安靜下來,黑衣上前一步,再次回到之前的地方,那小人果然不見了蹤跡。

    他神識放開,心中有些奇怪,那把斷刀明顯不是凡品,難道也在自爆中毀去?一時間可惜不已,又搜索了一遍,才準備轉身離去。

    突然他心中一動,停下身形,一位后期仙人走到今日極為不易,何況此人倨傲異常,怎么可能說自爆就自爆了?

    他眉頭一皺,右手突然在腰間一拍,黑光閃動,一條漆黑巨蟒搖頭晃腦地就盤旋在身前。

    經過這些年的培育,魔龍的身軀已經過丈,此時巨尾擺動,威風凜凜,氣勢不凡,黑衣展顏一笑,伸手在其腦袋上揉了揉,那里多出兩個不起眼的凸起,可以想象,一旦魔龍成長起來,兩根龍角赫立,任誰見了,也會驚呆的。

    似乎明白主人的心思,魔龍大口一張,一道龍吟聲在這片空間中回蕩,四周的波紋不住閃爍,這聲音竟激起空間震蕩不已。

    下一刻,黑衣的眉頭一挑,目光就落在了某一個空處,過了片刻,嘴角微揚,“道友好心計……”

    奇怪的,這片空間并沒有第二個人出現,黑衣雙目一瞇,冷哼一聲,單手朝著虛空狠狠一抓。

    一只黑色大手突兀地在前方浮現,沒有絲毫遲疑,對著下方虛空一把撈去。

    就在此時,一道黑光驀地一閃,竟是那把斷刀,閃爍間就要遁走的樣子。

    不過這片空間都被黑手給覆蓋了,而此時斷刀的遁速明顯比之前要慢上些許,被大手輕易地給一把抓住。

    此時斷刀似乎知道掙扎無益,竟老老實實地被他抓在了手中。

    “通靈寶物……哼!”黑衣略一沉吟,就冷笑一聲,掌心憑空多出一團火焰,“嗤”的一聲就把斷刀包裹起來。

    就在此時,驚變突生!

    一團模糊的光影竟從斷刀上飄起,閃爍間就撲到了黑衣的面前,“哈哈”的大笑聲驟起,朝著眉心一閃而沒。

    變故發生的太過突然,黑衣臉色一變,心中升起一個念頭,“奪舍!”

    誰知,下一刻,大笑聲一轉,竟變成了尖叫,眉心間突然多出一團灰霧,一道虛幻的影子在灰霧中不停地掙扎著。

    黑衣心中一松,定神望去,這才看清那道虛影竟是個小人模樣,面容已經無法分辨,不過聽聲音,正是那青年男子無疑!

    “蒲魔須!”

    幸虧是此物,雖然不明白蒲魔須為什么會跑到自己身上,在之前本體也被此物保護過,而眼前的小人也太過狡詐,自爆時還留下后手,如果自己不是惦記著那把斷刀,說不定真被其蒙蔽過去。

    最后還意圖奪舍自己,換做其他人,說不定還真的麻煩了。

    一旁的魔龍也有些生氣了,咆哮一聲,大口一張,“呼哧”一下,那團虛影整個的吞進了口中,尖叫聲也銷聲匿跡了。

    黑衣還不放心,再次把這片空間檢查了一遍,才松了口氣。

    看來此人修煉了無數年,算計遠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他的目光落在了手中的斷刀上,心中只覺得奇怪之極。

    此刀威力不凡,不知被什么從中間斷開,眼下不過尺余長,即便如此,竟也可以重創自己的石碑,通體幽黑普通,拿在手中一時間也看不出什么。

    黑衣的遭遇,姚澤雖然身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中,卻也一清二楚,滅殺一位后期仙人,并不代表有超出對方的實力,借助禁制,以及對方的自大才一舉創敵!

    不過此時他的心中也有些郁悶,連續飛行了月余,離開那處小島足有數千萬里,沿途也見到了幾處荒涼的島嶼,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兇獸,竟一直無法知道眼前到底是什么所在,而現在看起來,這片大海依舊沒有邊際的模樣。

    “要不回去吧……”

    他心中剛念及此,臉色卻驀地一變,遁光毫不猶豫地沖進了海中,頭上已經多出了一頂四角軟帽,同時周身收斂了氣息,神情凝重,一動不動地待在那里。
竞彩自由过关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