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英雄是如何煉成的 > 第一百章 那一座城

第一百章 那一座城

    在京城迎接黎明之時,西城的太陽也再次升起,這一次那一種籠罩于整個西城的陰霾終于散去,而那名為帝九公館的建筑,仍然屹立不倒一般存在著,這一場由京城的蝴蝶效應而刮起的風暴,在數次廝殺于落血之后,終于徹底的結束。

    某種意義上來說,對于這一座城市而言,這是一場徹底的大洗牌。

    接下來,會是一場噩夢。

    先是西城三足鼎立的局面被徹底打破,有著背后那個龐然大物的支撐,白劉周三家空前的絕望,在真正的世家面前,所有的偽世家都只是浮云,更何況他們所面對的是京城的滔天勢力。

    就這樣,這一場反擊戰被徹底的瓦解,頗有幾分樹倒猢猻散的意思,而白劉周三家的掌舵人也在悵然之中接到了一通電話,本來面如死灰的臉上似乎再次有了幾分希望。

    而南城則徹底的來了一次大換血,本來成為眾矢之的的劉青松來了一出回馬槍,真正意義上的厚積薄發,一股東風吹過便以水到渠成,南城海浪商會徹底垮臺,老會長所余留的根基在劉青松的打壓下成為了死灰。

    這個拄著龍頭拐一輩子在這么一個江湖摸翻滾爬的老人似乎很清楚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所以在斬草除根上幾乎做到了讓人發指的地步,在劉青松幾乎強硬到讓人毛骨悚然的手段之下,南城徹底成為了劉青松一人可以享用的大蛋糕。

    而在劉青松真正意義上上位的第一天起,便跟帝九公館宣布了結盟,當然所謂的結盟,無疑是向所有人宣布,他站在了魏青荷那一邊,此番作為,也算是沒有辜負那個玩出去一條命的混子。

    當然,這也對西城的局面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本來早已經扭曲的局面被再次用力拉扯,那天枰已經徹底的失去了平衡,一陣風雨過后,本來被所有人都不看好的魏青荷,反而牢牢的坐在了帝九公館館主的位置上,或許時勢造就英雄也不過如此。

    就在身旁聲音多了起來之時,魏青荷反而選擇了把自己鎖在馬溫柔生前的辦公室,只是沉默的坐著,她很是不屑那些所謂的榮耀,并不是她何等的清高,是她很清楚這一切,并不是她換來的,嚴格意義上來說,是那個混子換來的,然而,那個真正的功臣,卻在這一座城市被徹底的遺忘。

    這讓魏青荷怎能不惱火,何其不想要惱火。

    那個她曾經最不屑最不屑的混子,這些年在她的心中好似一顆種子一般生根發芽,如今早已經成長為一棵參天大樹。

    一點一點都不可笑,而是可敬。

    而北城的變化則是完完全全的天翻地覆,本來井井有條的暗網在損失了以王莽為首的三個股東之后,本來的平衡局面被徹底的打破,外加現在駱擎蒼的音訊全無,趙貔貅也人間蒸發一般不再打理暗網這么一個爛攤子。

    無論是對于駱擎蒼又或者是趙貔貅,暗網本就是一個利用的工具,其存在意義也不過是為了等待著三字劍現身那一天,而如今局面早已經超乎了任何人的控制,暗網自然也沒有人在乎其生其死。

    整個北城都在蠢蠢欲動,劉青松絲毫不掩蓋的橄欖枝,外加憑空殺出來一群驍勇的年輕人,連續重創暗網幾個場子,乃至連夏臨清都險些命喪在這一群心狠手辣的年輕人手中,暗網的聲望已經跌落到了低谷,外憂與內患讓暗網僅剩下的股東人心惶惶,早已經失去了任何戰意。

    從混亂到越發混亂,也許只需要一個小小的導火線就能夠做到這一切,而是否會有人平步青云,又是否會有人把野心埋入土壤之中,這是這個時代在一直一直上演的故事。

    若干年后,總會有第二個魏九出現,然后是第二個李般若,而那個第二個李般若是否會見到蒼生...

    東城的形勢仍然緊繃著,李真的死讓本來看似風平浪靜的東城一瞬間激流暗涌起來,總有人需要上位,根深蒂固的李真被兩個家族連根拔起,這是改朝換代最明顯的標志,那便是當上位者被拉下神壇的那一刻,下場一定會是五臟劇烈。

    某人說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所以那一把火就算再渺小,再怎么微乎其微,也要把其徹底的踩滅。

    這一座看似平靜下來的城市,仍舊在無時無刻在上演著血腥。

    而在大風大浪之中繼續前行的帝九大船,魏青荷已經毋容置疑的成為了絕對的掌舵者,她坐在馬溫柔的辦公室,看著那個女人所留下的房間,完全的馬溫柔該有的格式。

    冰冷到刺入人心,這是一個不會給人任何溫暖的地方。

    她已經坐了整整一天,簡單的打過幾通電話,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圍能做了一些事情,有殘忍的,有悲情的,就是沒有手下留情,關于這一點,魏青荷認為自己跟馬溫柔已經越來越像。

    在這一場風暴之中,馬溫柔死了,李般若生死不明,陳燦退隱,老五慘死,曾經魏九所留下的班底也搖搖欲墜,魏青荷打心眼里覺得感傷,她之時很單純的認為,可能走到最后,一個人都不會剩下,包括自己在內。

    鶴靜在替她在西城奔走,畢竟有著太多未收拾的殘局,灌子跟王淘已經退回了不夜城,悄無聲息一般,不過灌子在這一場風暴所做的,魏青荷都看在眼里,也記在心里。

    闖子等人下落不明,從風暴結束后就離開了,魏青荷聯系過闖子幾次,但都沒有撥通電話,她認為闖子也在這個時候厭倦了這么一個江湖。

    而作為新鮮的血液劉坤跟陳棟梁,兩人在流浪者等李般若,這兩個曾經都在李般若手中或多或少吃過苦頭的年輕人,現在已經成為了李般若手下忠心的死侍,魏青荷并不認為這代表著沒有前途,因為曾經的李般若也是走過了這么一條路。

    而剩下在這一場風暴之中搖擺不定,又或者站錯了隊的理事的電話,魏青荷一個都沒有接,在心中,她已經在這些名字后面打了死牌,即便是留下,也不會讓其過的舒適,帝九的好日子,已經結束了。
竞彩自由过关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