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獸破蒼穹 > 2217章 暴亂之時
    “如果夜某料想不錯的話,在方道友的靈魂覆滅之時,也就是天機陣法暴亂之時。”

    夜輕寒目不轉睛的盯著方德懷逼問道:“所以,這才是方道友你不斷想要試圖激怒夜某和鄧道友的原因,也是方道友你一心求死的原因。”

    “方德懷,你還是在找死!”

    鄧杰聽完夜輕寒的話以后,瞬時大怒望向手中的方德懷靈魂,若不是鄧杰身為奧義至圣者,本身的克制能力極強,鄧杰說不定此時已經忍不住將手中的方德懷靈魂給直接捏死了。

    與此同時,鄧杰心里也在暗自慶幸,若不是之前已經沒了暴怒的想法,所以在抓到方德懷的瞬間,并沒有將方德懷的靈魂給直接捏爆……否則若是直接將方德懷的靈魂給捏爆了的話,那可能現在已經使天機陣法爆炸了。

    而天機陣法一旦發生爆炸的話,那后果是什么,鄧杰還真的不用去多想。

    在看到夜輕寒話說完,方德懷那神情一變,鄧杰就知道夜輕寒的猜測絕對不會錯,若是方德懷死了的話,天機陣法必然會發生爆炸。

    而方德懷又是在鄧杰的手里,一旦方德懷身死,導致天機陣法爆炸的話,那就相當于鄧杰又干了件蠢事,這自然是會讓鄧杰感到憤怒的了。

    “哼哼!”

    方德懷的靈魂被鄧杰緊緊握在手里,在鄧杰憤怒的時候,不自覺的將方德懷的靈魂收緊了一些,方德懷忍不住有些吃痛,但方德懷卻是一聲未吭,直到夜輕寒逼問結束以后,方德懷才冷哼了兩聲,沒有多說什么,算是默認了夜輕寒的話。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夜輕寒頓了頓以后,卻是沒有再直接開口,而是對方德懷傳音說道:“如果夜某沒猜錯的話,方德懷你應該是故意在天機陣法之中使用萬星雷電的。”

    “為什么呢?”

    方德懷的表情莫名,雖然是在提問題,但臉上卻沒有半點疑問的神色,看起來還非常冷靜,甚至可以說叫冷漠,就好像夜輕寒說得不是他的事情,而是一個陌生人的事情一般。

    “這還用多說嗎?”

    夜輕寒啞然失笑道:“這天機陣法可以凝聚的天象至少也能有上萬種,但你偏偏就只凝聚了萬星雷電,難道這還不足以說明一切么?”

    夜輕寒言下之意,天機陣法之中可以凝聚出任何天象,但方德懷卻偏偏選擇萬星雷電這個有可能會促使方德懷和背后的大人暴露身份的能量,就足以說明很多問題了。

    “或者說應該是必定會使方德懷和他背后的大人暴露身份的。”

    夜輕寒想了想,覺得應該這樣的說法會更準確一點,但卻沒有再更正自己的話了。

    因為夜輕寒忽然想到,若是方德懷是‘有備而來’,肯定是熟知夜輕寒身份、背景的,那對于夜輕寒與屠家有仇也肯定是知曉的。

    而夜輕寒又不是蠢貨,既然已經招惹到了屠家,那肯定是會對屠家做一番調查的,也調查到屠家老祖是萬鐘藏星洞的主事人,那對于萬鐘藏星洞外的萬星雷電,夜輕寒也是有一定了解的了。

    所以,夜輕寒才能一眼就將萬星雷電給認出來。

    隨后,夜輕寒也反應了過來,方德懷經過長時間的布置,肯定知道夜輕寒對屠家的了解,對萬鐘藏星洞的了解,更是知道夜輕寒對萬星雷電的了解,所以方德懷在天機陣法之中使出這萬星雷電來,明顯就是為了讓夜輕寒清楚無誤的知道他方德懷背后的人,正是屠家!而要殺夜輕寒的人,也正是屠家!“那又如何?”

    方德懷的表情依然是那副不屑一顧的樣子,還不屑的反問夜輕寒。

    “呵呵,夜某自然是不如何的!夜某也是不敢如何的!”

    夜輕寒也笑了起來,字字如刀插入方德懷的心里:“只是夜某在想方道友對于那位的指令,能夠做到視死如歸,也要將那位的指令完成,看起來方道友好像是對那位忠心耿耿的。

    但方道友卻偏偏將那位的真實身份,通過萬星雷電給暴露出來……”“那又如何?”

    方德懷再一次反問,神情再次一變,從剛才的不屑一顧變得隱隱有幾分暴怒,但不管是夜輕寒、還是鄧杰都能夠輕易看出方德懷是在竭力隱藏自身的憤怒。

    “如果這一次夜某還是沒有猜錯的話,那么……”夜輕寒堅定的看著方德懷說道:“應該是屠家用什么東西或是人在威脅方道友,所以方道友才會如此一副忠心耿耿的做派,甚至是不惜效死,也要完成屠家的指令。”

    “不過方道友在察覺自己無法完成屠家的指令以后,知道不僅自己今日很可能會隕落在這天機陣法里。

    被用來威脅方道友的人或物也絕對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眼見方德懷的神情發生了變化,頓了頓后,夜輕寒又說道:“所以方道友才會故意用萬星雷電來提醒夜某,你背后的人正是屠家,要殺夜某的人也是屠家,好讓夜某對屠家心生恨意……”“心生恨意又如何?

    呵呵……”夜輕寒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方德懷給打斷了,話語里仰止不住的冷意,對夜輕寒不屑叱道:“未必方某我還要指望夜輕寒你給報仇么?

    就憑你想要找屠家報仇,你配么?”

    “哼哼,你拿什么找屠家報仇?

    夜輕寒,你以為你有多神秘?

    不怕實話告訴你,你的老底早就已經被屠家挖得一清二楚,一個土著法界出身的奧義境生命,之后撞大運在新月城境內獲得了殘本的‘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之后你又獲得了星空巨獸一族的傳承真意。”

    方德懷望著夜輕寒冷笑連連,“不得不說在運勢上,你倒是極厲害的。

    在天賦上,你夜輕寒也是值得令人稱贊的,否則的話,即使擁有再好的運勢,你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就領悟如此多的奧義成為奧義至圣者的。”

    “方道友說得很對!”

    夜輕寒啪啪鼓了兩下手掌,沒有說屠家調查得很對,而是說的方道友調查得很對,這是因為夜輕寒知道方德懷說這番話,肯定也有試探自己的意思。

    所以夜輕寒這樣的回答,也是為了讓方德懷更加深信屠家告訴他的訊息,是正確的,是完全沒有錯誤的。

    夜輕寒早就知道自己的經歷瞞不了人,特別是屠家這樣對于夜輕寒來說算是龐然大物的世家,要想將夜輕寒的老底查清楚,那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別的不說,光說請一法則大能直接將夜輕寒來到三千維度時空之前和之后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事情,那對于屠家來說,都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所以,夜輕寒早就猜到了如果有人要調查自己的話,那自己身上所發生的一切,肯定是瞞不了的人。

    而方德懷話語里唯一有疏漏的地方,就是夜輕寒獲得是完整的‘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并且是從‘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真正的創始者——法則大能‘炎’那里學來的。

    但在方德懷的口中,夜輕寒習得的‘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卻是成了殘缺的了,這就和夜輕寒本身的經歷大為不同了。

    對于這一點,夜輕寒猜想或許應該是和法則大能‘炎’有關系。

    或許的因為‘炎’曾經的存在,所以無法讓人看穿夜輕寒在遇到‘炎’時所發生的事情。

    當然,也可能是幫助屠家那位法則大能已經看透了一切,但念著‘炎’與自己本是同一個層次的生命體,‘炎’就這樣隕落了實在太過可惜,所以才會幫著夜輕寒隱瞞,也是為了給‘炎’留下一份傳承的可能。

    畢竟若是屠家知道夜輕寒曾經獲得了法則大能‘炎’的傳承,而且還獲得了‘炎’的法則魚兒,所以修為才會一日千里,對于普通奧義境生命最難的奧義領悟,但在夜輕寒的面前卻是形成不了半分阻隔。

    不說夜輕寒在修行奧義的時候是勢如破竹,但自修行以來,也絕對沒有遇到什么難處。

    畢竟現在的夜輕寒除了炎師的法則魚兒以外,還有?下之母的三千奧義藍圖,總共算有六千奧義在夜輕寒手里任由夜輕寒觀摩。

    而現在夜輕寒領悟的奧義不過只有幾十條,要是在有六千奧義隨意觀摩的情況下,夜輕寒領悟的速度還不快,連這幾十條奧義都領悟不了,那夜輕寒就該仔細思考一下自己的天賦到底如何,是不是應該不要再浪費時間去爭大能之位,從此逍遙快活要好一些。

    以免等到日后爭不了大能之位,心頭執念太甚,成了那些知道自己要作古,就開始瘋魔的奧義境生命。

    所以,要是屠家知道夜輕寒因為有炎師的傳承,在奧義修行上可以一日千里,日后成長起來絕對會是屠家的心腹大患的話,那屠家絕對不會放任夜輕寒繼續成長下去,肯定會用盡一切方法,也要將夜輕寒給擊殺掉。

    哪怕是被人罵屠家是以大欺小,屠家也會在所不惜的。

    所以,不管是哪一種情況,導致屠家沒有知曉夜輕寒獲得的是完整的‘大道五行梵天神火功’,也不知曉夜輕寒獲得了炎師的傳承,對于夜輕寒來說,肯定都是好事一件。
竞彩自由过关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