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變成了一塊地 > 第四十一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2/3)

第四十一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2/3)

    四位長老離得太近,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這強大的氣浪打在胸口上。

    噗——

    四人倒飛。

    玉虛門弟子慌張接應!

    “長老!”

    院落中間,挺拔站立的陳修遠,活動了下脖子,饒有興致掃視全場。

    “這是我和掌門之間的私人問題,誰要是敢插手,我定要他的狗命!”

    聲音夾著元氣,滾向四周,震得眾人耳朵生疼。

    他們都滿臉不可置信地看著陳修遠。

    平日里唯唯諾諾,老實巴交的陳修遠,竟有如此高深的實力!

    隱藏得好深!

    陳修道怒目圓睜,道:“這么多年,我果真養了一個白眼狼!”

    真的好諷刺!

    “師兄,其實我們大可不必走到這一步,人往高處走,我已入小丹境,根本就瞧不上小小玉虛掌門之位。你在怕什么?”

    “我怕?”

    “派人偷取通氣丸,派人偷盜藏書閣,甚至派人殺了聶夫人……你做這些,無非就是想讓我轉移黃精,好趁機奪走黃精,不是嗎?”陳修遠說道。

    聽到這番話的江來一陣無語。

    這家伙,想象力不錯,都能把這幾件事串聯起來。不過他這么想,似乎邏輯上還真沒漏洞。

    事實上,誰對誰錯,都沒什么意義了。

    小丹境高手,陳修道該如何面對?

    陳修道冷哼道:“好一個小丹初期。可惜,你錯過了最佳的機會!”

    陳修遠微微皺眉。

    陳修道繼續道:“上次藥房中,我便感覺到黃精異常,更讓我感到奇怪的是,你好歹是藥房管事,三年時間里,修為卻絲毫沒有進步,一直保持在筑氣八層的境界。我不想懷疑你,諸多事實,讓我不得不懷疑你!”

    “所以呢?”

    “今天,我就要清理門戶。”

    “清理門戶?”

    啪啪。

    陳修道拍拍掌。

    氣氛變了,變成了一切盡早掌握之中的感覺。

    陳修遠心生不妙。

    沒有任何停頓和猶豫,雙腳猛踏!

    轟!

    院落方圓二十米內石頭鋪成的地面頓時皸裂,石塊濺射。

    整個人凌空躍起!

    墻壁裂開巨大的縫隙,搖搖欲墜。

    隨時崩塌。

    江來紋絲不動,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動彈。

    “想走?!”

    屋內傳來一聲低沉的聲音。

    一道金光破窗而出。

    宛若流星一樣,直逼陳修遠。

    陳修遠已經提前數秒逃跑,看到這道金光的時候,臉色駭然!

    砰!

    雙臂格擋!

    可惜力量太過強大,小丹初期的陳修遠,抵擋不住,被那金光從空中打落。

    落地之時,力量的慣性,貫穿胸膛,順著地面向后滑行!

    轟!

    將那面墻壁撞倒!

    隨之傾倒的,還有一堆不起眼的土壤!

    噗,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陳修遠雙眼通紅,死死盯著窗戶的方向。

    整個世界方佛安靜了下來。

    玉虛門的弟子們,幾乎都退到了院外。

    四位長老猶如鐵墻一般,擋在眾人前方。

    吱呀——

    房門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拉開。

    尹喜派杜長恭,面帶笑容,負手在后,緩步走了出來。

    門前臺階上,居高臨下,目光落在了攤到在地的陳修遠身上。

    “百草毒,的確是個好東西。你身為道門弟子,兼修醫家煉藥之術,學的不是救人,而是害人的手段。真是可悲可嘆。”杜長恭說道。

    “你……你沒事?”陳修遠不可置信。

    杜長恭并未回答陳修遠的問題,而是看了一眼玉虛掌門陳修道。

    “不過是配合演出一場好戲罷了。你可還滿意?”

    陳修道拱手道:

    “多謝杜公子出手相助。”

    “我可不是白幫你,說好的,黃精歸我。”

    “啊?不是一半嗎?”陳修道心生不妙。

    “你可沒告訴我,你的這位好兄弟是小丹境!”

    話音一落。

    杜長恭腳踩虛空,雙臂一張,如雄鷹撲小雞一樣,朝著陳修遠撲了過去。

    元氣劇烈波動了起來。

    陳修道也沒想到杜長恭會突然出手,這等于黃精的事沒得談了。

    強者說出的話,沒有回旋的余地,陳修道心中一陣抽搐……心疼也無濟于事。

    陳修遠見狀,單掌猛拍地面。

    轟!

    在強烈的元氣充斥下,陳修遠順著地面向后滑,半米后凌空翻轉,腳下生風,連連踢出數塊磚頭。

    砰砰砰!

    江來看得驚訝,這都要貼著他的臉前打架了,場面激烈,視覺刺激!

    打歸打,可跟我沒關系!

    杜長恭單手揮動,就像是切豆腐似的,將磚頭一一擊飛,繼續俯沖。

    “束手就擒吧,黃精,我志在必得!”

    陳修遠知道自己不是對手。

    他這一掌借力打力,不是在還擊,而是在找機會后退。

    見杜長恭氣勢如虹沖來。

    他毫不猶豫轉身便朝著墻壁外狂奔!

    “他要干什么?”

    “跳崖?”

    “攔住他!”

    陳修遠好歹也是小丹境界的強者,在他面前,除了尹喜派杜長恭,在場沒有任何可以攔住他。

    杜長恭已經入場,其他人哪有這個反應和速度?

    只能眼睜睜地看這陳修遠躍入懸崖。

    所有人驚呼一聲。

    杜長恭眉頭緊皺來到懸崖邊,雙目圓睜:“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他知道,小丹境的強者,從這樣筆直的懸崖跳下去,依舊有逃生的可能。

    于是沒有多想,杜長恭縱身一躍,俯沖而下。

    “杜公子!”

    “杜公子!”

    陳修道臉色大變,立刻下令道:“速度下山!”

    “是!”

    一眾弟子隨著陳修道迅速跑了下去。

    帶山頂院落上空無一人的時候,墻壁下的土壤緩緩移動了起來。

    漸漸凝聚成了一個不規則的形狀——石頭!

    “石頭”朝著懸崖的方向滾動,順勢下墜!

    。

    強風在耳邊撕裂。

    杜長恭也發現了身后所帶下來的碎石。

    天湖山并不是非常高。

    懸崖處卻是極其險峻。

    落下半空中之時,杜長恭腳踩虛空,雙掌不斷拍打。

    道道金光出現!

    杜長恭身影穩住,緩緩下墜,終于落地。

    夜幕之下,漆黑一片,懸崖下,更是密密麻麻的叢林和雜草。

    江來不確認人類達到了這個修行境界是否具備夜視的能力,反正現在的他,就是一塊石頭!

    一塊瘋狂的石頭。

    呼!

    杜長恭感應敏銳,連連躲開碎石,以及那塊瘋狂的巨石!轟!

    巨石落地。

    就落在杜長恭不遠的身邊……

    不疼,不癢,沒感覺!

    這么高的地方,沒有粉身碎骨,就算摔碎,也不過是重新化為。身體的韌性和強度,令江來很滿意。

    周圍寂靜無聲。

    杜長恭朗聲道:“別躲了……陳修遠,交出黃精,我可以饒你一死。”
竞彩自由过关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