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的娛樂那個圈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愛情老手?

第二百二十五章 愛情老手?

    因為前面有著帕尼和泰妍幫忙說話,張平安都還沒有來得及說一聲‘對不起’西卡就甩門離開了他的家。張平安也沒有想到西卡居然爆發了這么大的脾氣,他一時都有點愣住了,結果是在泰妍和帕尼的提醒下他才快速的追了出去。

    張平安在自己家門口拉住了牛脾氣犯了的西卡,而西卡被拉住之后就回頭看著拉著自己的張平安冰冷的說道:“放手。”

    此時西卡的臉上簡直是冷若冰霜啊,可見她心里是有多氣了。

    張平安當然不可能放開拉著西卡的手臂,他認真的先給西卡說了一聲‘對不起’后,繼續的說道:“西卡啊,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這個事情確實我做得不好,我應該提前給你說一聲的。真的,是我做錯了,我也不辯解什么。只是我覺得我們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來了解彼此,我們確定戀愛關系也不過一周的時間,而且確定了關系之后我們也有著一周的時間沒有見面。最主要的是我們二人在一起是因為彼此互生的好感,而不是了解得十分透徹之后的交往..”

    張平安的話,讓西卡稍微的冷靜了下來。因為他說得也沒錯,二人不過才確定了戀愛關系一周的時間,雙方也就大致的了解對方的性格,脾氣而已。其它的,他們相互都了解得不是太多。最關鍵的事,確定了戀愛的一周時間里兩人根本就沒有怎么見面,平日里用視頻或者軟件聊天什么的都是說著‘今日發生的日常生活’而已。

    兩人現在雖然是‘戀人’但并沒有交往得十分的透徹,這可是戀愛初期啊,西卡又怎么可能把張平安所有的事情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呢?

    為什么泰妍和帕尼都知道一些張平安的‘秘密’可她不知道,不是因為別的什么,而是她們接觸張平安的時間最長,僅此而已!

    張平安繼續的說道:“我們的戀愛才剛剛開始呢,以后會有更多的時間去了解彼此。都說生活需要智慧,戀愛其實也一樣啊,而它更需要我們相互的信任和理解。這次說著去日本玩的事情,在我看來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我也沒有想過要隱瞞你啊,所以我才會和她們說,今天見面的時候再來確定,因為你也在場嘛。如果說是我故意隱瞞,悄悄和她們去了日本玩,那你才是應該生氣。”

    張平安這一番話到是挺有說服力的,西卡聽了之后心中的氣也消散了不少,但也不至于說馬上就全部消散下去。她深吸兩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態:“這樣的事情,你就不能事先給我說嗎?難道說一聲就那么費力嗎?一定要我像個傻瓜一樣?看著你們在那里說著只有我一個人不知道的事情?”

    張平安再一次真摯的對著西卡說著道歉的話:“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是我錯了,我認錯,下次絕對不會這樣了。”

    道歉加上張平安那番還算能夠接受的解釋,西卡這才算是稍微的原諒他一些了:“哼~這個話,你上次也說過吧?難道這些事情就不能和我先商量嗎?我們現在是戀人,知道嗎?你不再是一個人了,不再是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了,你好歹也要考慮一番我的感受吧?我不希望在這樣的場景下,反倒我像是一個外人似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說著張平安趁西卡不注意的時候快速的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口:“好了,別生氣了,我們回去吧,別讓她們看了笑話。”

    說完張平安摟著西卡的肩頭,兩人再次的朝著家里回去了。而西卡不滿的朝著張平安“哼”了一聲,意思是我暫時的原諒你了,等著她們二人走后我慢慢和扯!

    張平安發現西卡其實很好哄的,她不是那種完全蠻不講理的人,至少張平安說的那些解釋她都能夠去理解,而不是抓住一點就絕對不放過的人。

    其實西卡本身性格就那樣,外貌看似冷若冰霜的,其實內心擁有一顆無比炙熱的心。她懂得體諒人,也懂得關懷人,其實這就足夠了。

    .......

    泰妍和帕尼在房間里坐了十分鐘的樣子,就看著張平安摟著西卡的肩頭恩恩愛愛的進來了,這讓泰妍和帕尼都覺得好笑。前面西卡還表現出水火不容的模樣呢,這會在張平安的懷里又像是一個溫柔賢惠的女朋友一樣了?

    就這么一會兒她臉上的陰霾都少了很多啊,前面她的那個臉色簡直是臭到不行!

    可是這樣真性情的西卡對于張平安來說卻是一件好事,因為她喜歡把所有的不滿都寫在臉上,而不是陰沉的積壓在心底。其實戀人之間最怕就是那種表面上什么都不說,實際上把你做的事情一筆一筆全都記在心里,而且是記得清清楚楚的人,等哪天爆發之后再來慢慢和你算賬!

    西卡這樣的,只要不滿就馬上的寫在了臉上,這讓張平安可以當場就解決好。當天的氣,當天就消,事后也不會記在心里。

    張平安帶著西卡進來之后,她看著自己的隊友憋著笑的表情,西卡尷尬的朝著二人說道:“你們聊,我先去洗一些水果。”

    西卡不好意思的跑開了,帕尼悄悄的朝著張平安就豎起了拇指,然后用極小的聲音說道:“厲害啊,張平安,沒有想到你居然三言兩語的就把我們生氣的西卡給哄好了?真沒想到你還有點手段呢。對哦,還有泰妍痛苦的時候也是你幾句話把她逗笑了。沒看出來,你還是‘愛情老手’呀!”

    “我這個樣子還老手?嗯,相比之下我的手看上去是有點老了。”張平安說最后一句話時,伸出了自己的手翻來覆去的看了看,然后又伸手拉起了帕尼的手腕,把自己和她的手做了一下對比。

    “哈哈哈..”泰妍看著張平安總是會找到一些新穎的開脫詞,她也毫不吝嗇的展現了自己的大媽笑聲,泰妍覺得自己每次和他在一起心情總是會變得暢快很多。

    西卡洗了水果走了過來,她安靜的坐在她們三人的旁邊,當然位置的挑選是距離張平安很近的。前面洗水果時就她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她們的身上,看著張平安和泰妍,帕尼,有說有笑很是自然的相處,不知道為啥心頭總是有點點酸溜溜的。

    在西卡坐下之后,張平安拿著西卡拿過來的藍莓遞給了帕尼:“給你,知道你最喜歡這樣酸溜溜的藍莓,昨天我還特意給你買的。”

    “謝了。”帕尼沒有和張平安講什么客氣,她笑著伸手就拿過了這盒藍莓開始吃了起來,泰妍也拿著西卡削好的水蜜桃吃著。張平安就隨手的拿了一顆蘋果啃著:“帕尼,你也看河口湖的照片了吧?覺得怎么樣?”

    帕尼點著頭說道:“還不錯,看上去是挺安靜的一個地方。只是這個時候去人會不會很多?”

    因為學生們已經開始放暑假了,帕尼擔心那邊人會很多,畢竟是在富士山下呢。

    張平安搖著頭說道:“這個季節去那邊的人不是很多,因為河口湖最著名的除了風景就是它的溫泉了,可是這個天氣誰泡溫泉啊?所以大多數日本人是絕對不會選擇在這個季節去河口湖的,至于會不會有一些外國游客,這個就說不清楚了,但總體來說人不會很多,就算秋冬季節去那里的人也不是很多的,畢竟日本溫泉著名的地方很多。”

    張平安說完之后他把目光再一次的看向了西卡:“你呢,你這邊最近沒有什么事情了吧?節目的拍攝,我記得這周沒有是吧?”

    因為小水晶馬上就要回歸了,這段時間她們正在抓緊的練習著呢,所以她們兩姐妹的節目暫時是沒有安排拍攝行程的。

    聽著張平安的話,西卡真的很想說:‘我怎么可能沒有事?今天只是招聘了設計師,過兩天從美國過來的ceo還要應聘呢。你現在讓我跟著你去日本玩?公司怎么辦?’

    不是所有人都像張平安那么閑的,西卡現在除了少女時代的行程,還有著自己公司需要打理的。特別是權某人離開了,新的ceo還沒有到之前,她都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去和她們玩。

    在張平安詢問西卡之后她并沒有回答,而是就那樣的看著張平安,仿佛她在用自己的眼神傳遞消息給張平安‘你覺得我沒事嗎?’

    看著西卡的沉默,張平安伸手拍了拍她的腿表示自己清楚,接著他笑著說道:“這次去玩,主要是放松自己,不要成天的想著工作。你們少女時代也到了好好的休息休息的時候了。工作,哪有做得完的?在生活之中不要把自己搞得太著急了。該享受的時候就享受一下吧,免得老了,想要去享受旅行的時候也沒有那么好的體力了。”

    西卡平淡的說道:“我在周四的時候約了人見面。”

    “周四啊?可你們是周五開始演唱會啊。”

    西卡的回答讓張平安給皺起了眉頭,因為張平安是真不知道西卡什么時候招聘ceo。結果是周四?不過,想想也是,周四見面之后確定行的話,周五她要去日本,公司就可以交給新來的ceo打理了。
竞彩自由过关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