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九天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絕世天資

第二百七十二章 絕世天資

    “這太乙金氣,還挺厲害啊……”

    不說青云間等人吃驚到了什么程度,就連方貴自己也有些意外。

    事實上,他還真不知道自己如今修煉的橫掃九天無敵霸玄功究竟有多強,因為他自從入了尊府之后,便大部分時間都自己躲了起來修煉,雖然如今已經只差一道玄法,便達到小五行之境了,但卻一直沒有與人切磋較量過。

    若非要說有一次較量的話,那也是在天南道的時候,借著魔山與半道太乙金氣,逼退了趙虹與魏江龍等人,但那次也算是占了便宜,趁了對方出其不意出手的。

    所以這一次,才算是他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試法。

    結果這一出手,威力當真比他想象的還要強,那座魔山且不說,方貴早就已經對它的威力有了數,知道這魔山可以鎮壓虛空,沉重萬分,很是有用,但這一道太乙金氣,卻還是修煉成了之后,第一次真正的用來殺伐,結果這威力,實在是有些超出他的意料了!

    當然了,這似乎也是應該的!

    太乙金氣,本是小五行中主殺伐之法,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遠比魔山更強!

    金光一閃之間,那些魔靈便已被斬殺。

    不是它們失去了化作魔氣躲避的能力,而是根本來不及躲避!

    “有了魔山,再有了這道太乙金氣,一守一攻,以后總算是有和人打架的倚仗了……”

    方貴心里喜不自勝,很快反應了過來,急忙落地,將地上的八朵黑色蓮花收進了卷軸之中,這時候他的戰績,便已有了十一朵黑色蓮花了,乃是他們這一伙人中最多的一個。

    眼見得下方城池已空,再無魔靈影子,他便也喜不自勝的走了回來,這時候才發現,青云間以及白天默等人,這時候都已傻愣愣的站在了原地,看著他的眼神又驚恐又古怪,仿佛是看著陌生人一般,不禁伸手在他們眼前晃了晃,笑道:“你們這是都傻了嗎?”

    這幾位尊府天驕這才緩過了神來,一個個深吸了口氣。

    “方君,以前我們還只以為你悟性雖高,但修煉起來卻不見得……”

    白天雪低低的嘆了一聲,微一停頓,道:“今日見了你出手,才知我是井底觀天!”

    旁邊的白天櫻連連點頭,表示我也是這么想的。

    方貴感覺這對姐妹看向了自己的眼神里,那崇拜的眼神已快要溢出來了,倒是也有些不好意思,覺得該謙虛點,于是便將雙手背在了身后,脫口而出道:“那當然了!”

    青云間與玄崖玉等人,也皆滿面驚嘆,剛想說話,忽然被旁邊的另一個人給打斷了,只見是白天默,他皺著眉頭走上了前來,道:“你剛才施展的,是不是白天真劍道?”

    周圍眾人聞言,倒是都不由得一怔。

    白天真劍道,乃是白天默自創的劍道,為何他會有此問?

    方貴那一縷金氣,看起來與白天默的劍道也相差極遠,并無半分相似之處吧?

    “壞了,被人抓包了……”

    倒是方貴,心里不由得咯噔一聲,剛才的興奮勁頓時少了大半。

    白天默說的還真是沒錯,他的白天真劍道,乃是從太乙金劍訣里面衍化而來,而方貴的這道太乙金氣,則是之前小魔師趁著他與白天默辯法之時偷學過來的太乙金劍訣的法門加以推衍而成,甚至里面連不少白天默自己對這道玄法的改善都一并偷學了過來……

    雖然兩道玄法看起來大相徑庭,但本質上卻有不少相同之處,別人看起來不會起疑心,但白天默卻在太乙金劍訣上面下過了苦功夫,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某些相通之處。

    當初方貴與人辯法,本來就是在偷師的,只不過,一邊在辯法時把人家駁的啥都不是,一邊又偷學了人家的法門,這事說了起來,那就著實顯得有些尷尬了……

    尊府雖然不像仙門那般挾技自重,但你學了人家的劍道,卻不說一聲,似乎也……

    ……

    ……

    心里琢磨著,方貴很快便有了主意。

    望著白天默狐疑的眼神,他淡淡笑了笑,點了點頭,然后又搖頭。

    白天默的眼神頓時更古怪了,周圍人也都滿面的不解,看起來方貴像是已經承認他施展的是白天默的劍道了,但又立刻搖頭是什么回事……

    “你說的沒錯,我與你的劍道是有點像,但像的卻不白天真劍道,而是太乙金劍訣!”

    方貴臉色顯得有些傲然,淡淡一笑,道:“你的白天真劍道,就是從人家太乙真劍術里化出來的,當初我們辯法之時,你說你覺得原來的法門不好,便以尊府秘法改善,加以術數,以太乙金劍訣為基,化作了白天真劍道,不得不說,這個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一邊說著,他一邊攤開了掌心,只見一縷金氣在他掌心縹緲不定,變幻無窮,然后誠懇的看著白天默,道:“當時我便說過,你那等變化之法,已失了太乙金劍訣的本意,其實是入了歧途,可惜當時你雖然沒有辯過我,心里卻明顯是不服氣的,我也知道僅憑言語,很難真的讓你信服,所以,我便也隨便參悟了一番此法,并且將其修煉了出來……”

    “你看,你將太乙金劍訣,化作了劍道,而我,則將其化作了一道玄法;你將一道飛劍,煉作無數道,最終化作劍塵,而我卻直接將其煉成一道金氣,省卻無數功夫……”

    說著,歪頭看著白天默,笑吟吟道:“你說,咱們誰更高明?”

    白天默細細聽著他的話,臉色漸漸的變了。

    “……”

    “……”

    周圍人聽著他們兩人的對話,這才反應了過來。

    一時看向了方貴的眼神,倒是有了種莫測其高深的敬畏……

    方貴說的辯法之事,眾人自然都還記得,當時方貴把白天默駁的狗血淋頭,敗下陣來,白天默雖然承認了方貴辯法贏了,但卻一直不服氣,他對方貴的態度,也多是由此而來。

    但誰能想到,方貴不僅在當時辯法時贏了,更是回去之后,也參悟了此法,修煉出了另外一道玄法,皆是以太乙金劍訣為基,但修煉出來的結果卻全然不同,更關鍵的是,若論孰強孰弱,那么剛才從出手的結果來看,白天默斬了五只魔靈,而方貴卻斬了八只……

    用這種做法來讓對手折服,那實在是前所未聞啊……

    更重要的是,這得是對自己有多強的信心,才會用這種方法啊?

    筑基境界修行,大多數人只不過修煉一道最適合自己的玄法而已,便是資質更好的,也不過是主修一道玄法,再有那么幾道作為輔助,每一道都是要千挑萬選的……

    而方貴,居然隨隨便便修煉了一道,而且修煉到了如此高深的程度?

    就連白天默,在這時候也是臉色凝重,而后漸漸出現了一抹敬佩之色。

    “誰更強一些,要打過了才知道!”

    他沉默了很久,才忽然輕輕說了一句,然后又看向了方貴,道:“不過見到了方君的法門,便連我也不得不承認,方君當時說的都是極有道理的,對我觸動很大,只可笑我此前還曾經懷疑過方君的天資,想過考較你,現在看來,當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眾人聽了此言,頓時有些意外,以白天默的傲氣,會說這話,實在出人意料。

    “方君,我見過不少悟法奇才,論起玄法經義,滔滔不絕,天花亂墜,但說得出歸說得出,最后修煉成功的,實在寥寥無幾,惟有方君,本非尊府血脈,又非神道筑基,卻憑著自己對玄法的領悟,修成了這么兩道厲害玄法,青云間對你,只有佩服二字……”

    旁邊的青云間也在這時候開了口,絲毫不掩飾自己心底的欣賞之意。

    而在他們身邊,白天家的姐妹雖然沒有開口,但望著方貴的眼神,卻似乎有些小星星在閃爍了,玄崖玉等人修為本來便與青云間和白天默還要低了一些,心里自然更佩服。

    “哈哈,也就一般吧……”

    周圍一片欽佩的目光,方貴自己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而且說的多了,也怕露餡,便不在乎的擺了擺手,大笑著向前走去,留給眾人一個瀟灑的背影,聲音遠遠傳了回來:“走吧,還有很多魔靈要斬殺呢,不要把時間浪費在說恭維話上……可以留在路上說嘛!”

    眾人聞言,便也都跟了上來,此前對方貴的小覷之心早就煙消云散了。

    而在這時,落在了后面的白天雪,卻悄悄來到了青云間身邊,好奇的問道:“青云君,方君一道玄法斬去八只魔靈,已是驚才絕艷,便是那些仙門出身的神道筑基,怕也不過如此,我便是施展了尊府秘法,也不說能勝他……但我剛才卻聽到你說,他好像還沒盡全力?”

    “你且等著看吧!”

    青云間沉默了一會,才低聲嘆了一句,道:“別的不說,但我知道方君修煉的絕不僅有這兩道玄法,我不懷疑他會偷學白天君的劍道也是因此,這樣的天資,哪里需要偷學別人?”
竞彩自由过关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