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零九章 思路(周一求月票推薦票)

第一百零九章 思路(周一求月票推薦票)

    徹底消化了?可以理解,這可是催眠半神,雖然有“竊運者”符咒的功勞,但那只是幫忙打開了心智體之門,后續的意識修改和植入還是需要自己來處理的,一不小心就會激發強烈的排斥,導致失敗的結果出現……極致的扮演必然會讓消化加速……克萊恩輕輕頷首,語帶幾分贊許地說道:

    “這是一件好事,在當前的局勢下,更是如此。”

    奧黛麗明白“世界”先生是什么意思,在這場源于“空想天使”亞當和國王喬治三世的風暴席卷之下,哪怕她處于邊緣,也感受到了自身的脆弱和無力,迫不及待地想要提升自己。

    她“嗯”了一聲道:

    “我會催促‘太陽’給出條件,完成交易,盡快提升到序列5,到時候,希望能得到‘愚者’先生的庇佑,在夢境里保持住清醒。”

    克萊恩對此早有準備,笑了笑道:

    “其實你不用等待那么久,最早明天,最遲周五,我就能賣你一份‘夢境行者’的非凡特性。”

    因為是私下交流,克萊恩并未扮演“世界”,刻意讓嗓音嘶啞,僅僅略顯內斂。

    “真的?”奧黛麗眼眸有所睜大,未掩飾自己的驚喜。

    克萊恩點了下頭道:

    “這其實就來自赫溫.蘭比斯。

    “‘愚者’先生新獲得的那個十字架可以讓非凡特性逐級析出。”

    他說得很簡略,沒去講具體的步驟,也未解釋太多,保持著幾分格爾曼.斯帕羅特有的冷峻。

    “這樣呀……”奧黛麗忽然勾勒嘴角,綻放笑容,按著胸口道,“贊美‘愚者’先生~!還有,感謝你,‘世界’先生。”

    雙份的感謝啊……克萊恩在心里輕笑了兩聲,表面卻很平淡地說道:

    “這只是一個交易。”

    需要付錢的……他默默在心里腹誹了一句。

    奧黛麗笑容不減,開口問道:

    “那你需要什么?”

    “一份序列5的非凡特性,8000鎊。”克萊恩選擇了“正義”小姐能最快時間籌集到的事物。

    奧黛麗沒在意價格,眼眸微轉地思索了一下道:

    “能把分離出來的‘催眠師’特性也賣給我嗎?”

    說到這里,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這是給蘇茜的,這次真是多虧了她。

    “唔,她層次越高,能提供的幫助就越大,嗯,我也會反過來幫助她的。”

    “沒問題,4000鎊。”克萊恩早有預料,直接就報了價格。

    在他的方案里,逐級析出到“催眠師”就可以停止了,沒必要再分離,他會將“無暗十字”長期放置,讓剩余的特性一口氣析出并成形。

    “總計12000鎊?”奧黛麗確認般反問了一句,并沒有感受到太大的壓力。

    因為前面幾個月沒什么大的開銷,她僅是結余的現金就有近萬鎊,隨便湊一湊就能滿足要求。

    見“世界”格爾曼.斯帕羅點頭,她松了口氣道:

    “我會在周五之前支付的。”

    敲定了這件事情后,本就因赫溫.蘭比斯被解決掉放松了許多的她心情愈發不錯,閑聊般說道:

    “‘太陽’那里的成年心靈巨龍完整大腦,我也會購買,只不過不會那么急了,蘇茜沒那么快消化完‘催眠師’魔藥……”

    說到這里,奧黛麗不是太好意思地瞄了“世界”先生一眼:

    “赫溫.蘭比斯的半神特性,需要用什么來交換?”

    克萊恩笑笑道:

    “我還不知道自己會缺什么。

    “其實,除了赫溫.蘭比斯的‘操縱師’非凡特性,我還有相應的魔藥配方,在你消化‘夢境行者’的過程中,我會慢慢思考自己需要什么,時不時讓你做點事情,搜集些物資,爭取讓你盡早攢夠換取它們的貢獻。”

    這番話語聽得奧黛麗碧綠眼眸略有放光:

    “好的!”

    回答之后,她饒有興致地繼續問道:

    “這就和休在軍情九處那里積累貢獻一樣?”

    “對,各大教會內部采用的也是這種方法。”克萊恩給出了肯定的答復。

    奧黛麗嗯嗯點頭,末了又好奇問道:

    “‘世界’先生,你知道‘觀眾’途徑高序列魔藥各自的名稱嗎?”

    克萊恩簡單回答道:

    “操縱師,織夢人,洞察者,作家,以及序列0,空想家。”

    ……聽名字都好讓人期待啊……尤其是“作家”和“空想家”……奧黛麗遐想了幾秒,將話題導回了正軌:

    “赫溫.蘭比斯有說國王的秘密是什么嗎?還有,他們幫助國王是為了什么?”

    她這一方面是幫休問的,另一方面是自己也很關心。

    “國王的秘密?他想繞開正神教會與各國王室在古老年代里簽訂的三大契約,成為半神,為此,他需要通過大量的祭祀儀式掌握‘血皇帝’遺跡內某件至關重要的物品,呵呵,這是赫溫.蘭比斯的回答,但未必是全部的真相,很可能只是其中一部分。”克萊恩邊回答邊給出了自己的看法,“至于心理煉金會,或者說‘黃昏隱士會’,需要的是一場席卷全世界的戰爭,這是他們竭力推動的,希望看見的時代潮流。”

    “席卷全世界的戰爭……”奧黛麗低語重復了一遍,好看的眉毛微微皺起,剛才愉悅的心情又低落了下去。

    雖然以她的身份和地位,還沒有真切地感受到過戰爭的殘酷,但她早不是溫室里的花朵,對此已經能夠做一定的想象。

    短暫的沉默后,奧黛麗不太明顯地吸了口氣,努力露出笑容道:

    “希望我們能阻止這一切。”

    又交流了幾句,她離開灰霧之上,返回了現實世界,而克萊恩忙碌著拿清水、樹汁、草藥粉末、千面狩獵者血液、靈界掠奪者粉塵等材料將赫溫.蘭比斯的非凡特性“化開”,調配成了不知該怎么稱呼但必然充滿問題的魔藥。

    然后,他找了個普通的玻璃瓶,將魔藥裝了進去,看最后會衍生出什么樣的封印物。

    這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克萊恩調動灰霧之上神秘空間的力量,在那玻璃瓶周圍構建出了球形隔離罩,防止異變之后的產物影響整個地方。

    做完這一切,他才回到伯克倫德街160號,準備召喚“魔鏡”阿羅德斯,詢問“福根之犬”和“霧之魔狼”這兩種超凡生物的情報。

    此時,隨著時間的推移,高空云層漸厚,太陽又一次被遮住,整個貝克蘭德變得和上午一樣陰冷黯淡。

    克萊恩站在書桌前,望著窗外的天色,莫名有種自己和黑夜教會都忽略掉了某個重要問題的錯覺。

    他們這段時間的調查相對很順利,得到的情報也在逐漸深入,可不知為什么,總是讓他有點不安。

    這不是被影響被誤導了,而是確實想不到,哪怕去灰霧之上也沒有用,占卜則多半會指向,嗯……克萊恩忙收斂住思緒,攤開紙張,拿起鋼筆,描繪出了一個糅合了“隱匿”與“窺視”的復雜符號。

    一秒,兩秒……整整七八秒后,房間內全身鏡的表面才變得幽深,浮動起水光,凝聚出一個個銀色的單詞:

    “至高的偉大的仁慈的主人,您忠誠的卑微的謙虛的仆人阿羅德斯應您召喚而來。

    “我,我好像遲到了,我已經算是‘1’級封印物,要想繞過隔離,需要一定的時間,還請偉大的主人您諒解。”

    “你是‘1’級封印物了?”克萊恩頗感詫異地問道。

    他腦海里已經能夠想象出最近蒸汽教會內部流傳的消息是什么:

    那面喜歡玩問答游戲的鏡子突然發瘋了!

    全身鏡表面,銀色單詞蠕動重組,形成了新的文字:

    “偉大的主人,您這算是一個問題嗎?”

    克萊恩本想回答“不是”,可為了維持自己的形象,還是點了點頭:

    “算。”

    “魔鏡”阿羅德斯隨即具現出了一行行單詞:

    “我還不是真正的‘1’級封印物,只是提前享受了‘1’級封印物的待遇,這主要是因為‘1’級封印物需要通報給別的教會,重新排列序號,蒸汽教會不想去做。”

    這樣啊,可以理解……克萊恩輕輕頷首道:

    “我知道了。”

    那全身鏡的表面,水光再次浮動,新的銀色單詞成形:

    “至高的主人,您這次有什么問題想考驗您忠實的仆人阿羅德斯?”

    “你對福根之犬和霧之魔狼有什么了解?”克萊恩一點也不客氣地問道,全然沒有這其實算兩個問題的自覺。

    鏡面之上,銀色的單詞如同有自己生命一樣蠕動了起來,改變了自己的形狀:

    “福根之犬是一種獨特的靈界生物,生存于歷史的孔隙里,就算七光,也僅能知道它們,無法真正接觸,除非它們自行離開歷史的孔隙,嘗試狩獵,可就算這樣,見到的它們也可能只是它們來自過去的投影……

    “霧之魔狼是一種高位魔狼,歷經古神隕落、大災變等事情,以及查拉圖家族、安提哥努斯家族、黑夜教會的捕殺,現存的已極為稀少,且全部精通反占卜和欺瞞技巧,不是那么容易找到……”

    也就是說,黑夜教會很可能有霧之魔狼相關的材料或物品?而有了這個,就可以去靈界,利用非凡特性聚合定律和超凡生物補完自身的本能“釣”福根之犬?克萊恩看著看著就有了一定的思路。

    ps:周一求月票、推薦票~
竞彩自由过关投注